????给安时把所有的腐肉清除之后,又给他上了药,包扎好之后,陈兴也来了。两人又一起动手,给其他三个伤员一一处理完。

????陈兴随军这么多年,再狰狞的伤口都见过,但是这种**伤,还是第一次见。**非常稀有,据他们所知,截止到目前,也就只有金陵城的千机营和锦衣卫有这种东西。至于其他国家,那就更是没有了。

????北燕落后不可能有这种东西。所以两军交战多年,陈兴还是第一次见到**伤。这种伤口怎么处理,他也是不清楚的。只能按照纳兰锦绣的指导做。

????“创伤面积这么大,肯定会发烧的。”纳兰锦绣现在担忧的是,他们能不能撑过感染期。

????“寻常的退热药不管用吗?”

????“没用。”

????纳兰锦绣对安时的伤,心里还多少有数,因为他的创伤面小。感染的时候,她的药应该是管用的。但是其余的三个人就不好说了。

????一个大夫最无力的时刻是什么?就是对眼前的情况束手无策。她把最后一个人包扎好之后,眉间的忧愁神色一直没去。

????同为医者的陈兴,此时心里也不好受。那样的伤口,也就是白先生还能救一救,如若是他,可能就放弃了。因为他知道自己救不了,也就不让他们再受这一遭苦了。

????“大夫不是神仙,不能左右人的生死,你不要太滚忧心。”陈兴安慰道。

????纳兰锦绣平静的看着他,语气透露这沧桑感:“陈叔,你救治了很多人,应该也见证了很多人离开。你能不能告诉我,要什么时候,我才能够完全看开。”

????陈兴无奈的笑了一声:“活得久了,到了我这个年纪。你就能明白人力胜不了天,很多东西即便是我们在执着,也违拗不了天意。”

????纳兰锦绣低头看着脚下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这时候,安置伤员的屋子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喊声。纳兰锦绣和陈兴很快进去,见那个伤最重的人,正在痛苦的哀嚎。

????“很疼是不是?忍着,我给你一点药。”

????纳兰锦绣回身去拿药瓶,却被那人狠狠的抓住了手臂,他咬牙切齿的说:“我没救了是不是,你不如杀了我吧!给我个痛快。”

????“不会的,只要有一丝希望,我们就不能放弃。”纳兰锦绣尽量稳住他,低声说:“你还年轻,未来还有无限种可能,你要相信我。”

????那人应该是痛极了,他紧紧的抿住嘴唇,眼泪却是不停的落。泪水滚落在他脖颈上的伤处,让他痛得更厉害了。

????纳兰锦绣拿出手帕,给他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泪水。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柔和:“你不要哭,泪水会让你更疼的。”

????那人强忍住不哭,看着纳兰锦绣的目光很亮。纳兰锦绣觉得,他应该是再告诉她,他想要活下去。不过他并没有能看她多久,因为很快他就晕了过去。

????纳兰锦绣感受到他额头烫人的温度,对陈兴说:“陈叔,发烧了。”

????他发烧的速度,甚至超过了她的预想。陈兴对这个就更不通了,看着痛苦的人,再看着纳兰锦绣的无力,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。

????“把他的衣裳脱了,我来施针。”

????纳兰锦绣的针灸术,陈兴在她为世子拔那枚暗器的时候,就已经领教到了。他和穆离把重伤的那个人的衣服脱下来,然后拿被子盖好。

????“不要给他盖,他现在体温很高,如若继续捂下去容易昏厥。”

????陈兴和穆离互看了一眼彼此,虽然知道郡主是医者父母心。但是毕竟男女有别,她这么看一个男子的身体,也属实是不合规矩。

????纳兰锦绣这时候哪管得了那些,她把自己调的药沫用温水浸泡后,又把银针埋入其中。发烧的根源是因为伤口感染,既然口服药效不明显,那她就把这药溶入经脉中。

????她施了针,那人的情况好了一点,隐隐的有了意识。只不过,他依然是十分痛苦,却低声对纳兰锦绣说:“对不起。”

????纳兰锦绣不知这话从何说起,就询问的看着他。那人说:“刚刚是我说你对世子说话的语气不好,还觉得你侍宠生骄。我感觉很抱歉,很对不住你。”

????纳兰锦绣摇了摇头:“我不怪你。”

????那人又睡了过去。陈兴还是觉得没希望,而且他的猜测是对的,也就半个时辰之后,又开始发烧。并且温度非常高,整个人都热成了红色。

????纳兰锦绣按照刚才的方法又施了一遍针,效果却并不明显。她知道自己尽力了,也知道这人大概是救不回来了。可她不想放弃,所以,她就在帐中来回踱步。

????安时那边也发了热,她只好又去那边施针。好在安时的情况相对来说是最轻的,很快就看到了效果。

????徐锦策见纳兰锦绣眼睛里都是红血丝,知道她现在心里倍受煎熬。他久经沙场,自然已经看淡了生死,但这一刻他却因为她而感到骄傲。

????便是她救不了那几个人,他也已经感受到了她的执着。一个大夫对于生命的尊重,和为此付出的心血,是让他感动的根本原因。

????“你不要自责,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。”

????“我没有,我只是还在想,有什么办法能够控制他们的感染。”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让感染尽快去除,这样就可以保住性命。

????“这么重的伤,其实换做旁人早就放弃了。”徐锦策不是想放弃自己的兵,而是知道人力有限。

????纳兰锦绣沉默,她坐在椅子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????这时候账外传来通报,是穆离过来送饭了。徐锦策自然知道妹妹没吃饭,看她的样子也没胃口,所以他刚刚没强迫她吃。

????穆离拿了两个烤芋头进来,他记得郡主很喜欢吃这个。芋头是他从伙房那里要来,刚刚烤熟的。因为此时拿着很烫,在外面包了一层厚厚的纸。

????纳兰锦绣知道他担忧自己,所以即便是没有胃口,还是接过来了。她动手把芋头掰开,一阵阵甜香味儿迎面扑来。

????不知怎的,她脑海中忽然浮现皮肉烧焦的味道。这个念头出现也就只有一瞬间,但足以让她欢喜,甚至欢喜到都没拿稳手上的东西。

????烤芋头掉到了地上,徐锦策和穆离两人同时俯下身子,应该是想给她捡起来。到底还是穆离更快一步,他起来看有没有脏,却被纳兰锦绣握住了手臂。

????“穆离,我有法子了。”她的声音有一些颤抖。

????“什么法子?”徐锦策在一旁隐隐猜到了什么。

????“他们发烧是因为感染,而感染是因为创面太大。既然现在已经束手无策了,我想试试自己的设想,只不过有些冒险。”

????“左右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这样了,不可能更坏了,试试吧。”

????徐锦策的话给了纳兰锦绣勇气,她慎重的说:“我想用烙铁,把他们受伤的皮肤烫干。”

????她这话一出口,就连平时一脸木然的穆离,都忍不住蹙起了眉头。

????纳兰锦绣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太过大胆,也很血腥,但是现在她实在想不到别的法子了。她小声说:“这个过程肯定挺痛苦的,而且我也不敢保证一定就能救人。这也是我的设想,我……”

????“我同意。”徐锦策看着她说。

????“让我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,如若他们同意,那就这么做。”

????安时是四个人中受伤最轻的,他的意识还比较清楚。他们刚刚的对话,也被他一字不漏的听了去。他勉强坐起身子,哑声道:“郡主若是没有把握,不如先用属下练练手。”

????“你的伤是最轻的,就是现在的方法也可以让你痊愈,你没必要冒险。”纳兰锦绣心中已经有了计较。受伤的另外三个人,即便是不用烙铁情形也好不到哪去。

????想是一回事,但做起来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。纳兰锦绣最终还是没下去手,是穆离按照她的要求做的。

????屋子中传出一声声的嘶嚎,听得外面的人胆颤心惊。受伤之人受不了这样的折磨,那是被疼的晕了过去。这一日注定忙碌,这个夜晚也注定有人无眠。

????一直到第二日天光大亮,纳兰锦绣才算确定,受伤的人情况都稳定了。她整整忙碌了一晚上,不仅没能睡上一会儿,还反复给人针灸。

????徐锦策让伙房给她煮了一些清淡的米粥,知道她爱吃甜食,还特别加了一些红糖。可纳兰锦绣只吃了几口,就觉得眼前发黑,一头栽在床榻上睡着了。

????穆离看着剩下的粥,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,眼眸中闪过一丝心疼。他先是到床榻旁边,给她脱了靴子,换了个舒适的睡姿。然后才把桌案上剩下的东西收走。

????他把餐具送回伙房,又进屋确定她睡得很沉。默默的看了她一会儿,才起身出门,依然是雷打不动的守在门口。

????即便知道如今云城已经都是玄甲军,他也依然放心不下。他早就习惯了一直守着她,不管是不是身处危险之中,都要如此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